《沙湾往事》主演黎星自导自演舞蹈剧场作品《大饭店》
发表时间:2018-12-25 11:48



  “搭一座桥,让观众走进剧场”


  12月22日晚,中国青年舞蹈家黎星自编自演,并与青年舞蹈家李超共同执导的首部舞蹈剧场作品《大饭店》广州站在友谊剧院落幕,它突破了大家对舞蹈剧的传统想象,不落俗套而直击人心,得到包括田沁鑫等业内大咖和普通观众的广泛赞誉。黎星在接受广州日报采访时认为,舞蹈需要吸引普通大众走进剧院,他更希望让世界看到中国舞蹈的年轻风采。


  表演:充满戏剧张力观众惊叹不已


  全剧设定了教授、夫人、情人、女佣、经理、醉汉、孕妇七个角色,通过人性、欲望等叙事元素去讨论“孤独”这个话题,没有说教般地直给答案,而是给予观众充分的想象空间。美术、音乐和灯光表现堪称国际级,由舞台设计种田阳平、灯光设计汤姆·维森、音乐设计刘彤等联合打造,戏剧节奏简洁明快,每一段都处理得比较克制、令人回味,这意味着,观众从剧中看到的人物,挣扎、追寻、失去等具体故事都介于虚实之间,只有透过自己的经历和感悟去理解才是独一无二的。


  《大饭店》定位于舞蹈剧场,而非常规的现代舞,需要舞者通过肢体创造角色性格,表达角色的故事,这摒弃了往常舞蹈表演更追求外形美感的做法,对控制和运用身体提出了很高要求:看起来轻松自然却不失爆发力。就此而言,这一帮独当一面的青年顶尖舞者看点频频。比如经理推椅子将女佣一次次地重摔在地上,女佣一次次不断爬起的一段戏非常有感染力,身体撞击地板的声音响彻整个剧院,观众不禁发出惊叹。又比如,身怀六甲的舞者如何既安全地发力,又要准确表达脆弱、敏感和多疑;醉汉与孕妇的双人舞其实是“三人舞”,“危险系数”很高。


  大约80分钟充满戏剧张力的表演后,临近结尾的平淡和平静则令人动容。当孕妇拿着醉汉的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,当每个人把花递到女佣的手里,舞者开始卸下所有防备,回归到了最简单的一面,原来,当充满矛盾、对撞的人们开始变得朴实、纯真,那份温暖便足够打动人心。


  幕后:“突破”主题符合舞者人生经历


  水漫舞台一幕尤其震撼。结尾处,友谊剧院忽然“下起了雨”,水滴不断打在舞者身上,亮晶晶的光彩照人,水雾升腾起来,舞者和角色早已融为一体,七个人在水中自由跳舞,全身都湿透了,之后他们脱下戏服走向舞台前方,那种真实感前所未见,代表着他们要面对最本源的自己,也是对每一个观众的心灵拷问。最终,各色戏服被挂起来升到舞台顶部,灯光瞬间熄灭,仪式感非凡,舞者们换上浴袍跑到舞台中央集体谢幕,观众尖叫和掌声经久不息。


  谢幕之后,舞者仿若明星一般,不少观众都跑到后台求签名、合照。有观众激动表示:“以前都觉得现代舞晦涩难懂,但《大饭店》完全是另一副样子,角色很接地气,都是我们生活中能看到的,我也看到了自己的影子。”还有观众说:“它突破了我的想象,这个舞蹈表演极为讲究控制,这种感觉用言语无法来表达,真的是太美妙了。”


  在舞蹈剧场中,舞者和角色的完美结合无可替代,一旦换了演员,所有呈现的感觉就会发生变化。很奇妙的是,在加入《大饭店》之前,这些舞者们作为普通的个人,同样经历了人生变化:有的刚当了妈妈,有的刚离开文工团成为自由舞者,有的已经做了四年老师,都在日常生活中寻找出口。毋庸置疑,借助这部剧,他们融汇了自身生活和专业素养,冲破了某种束缚,完成了对自我的追寻,最终为观众的感官和心灵带来极大冲击。


  据悉,跨年之后,在2019年1月11日、12日,《大饭店》会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带来首轮巡演的最后一场,也是2019年的第一场演出。


  导演、编舞兼主演黎星:


  《大饭店》用现代舞表演手法直击人心


  出生于1991年的黎星,从四岁起开始习舞,十岁离开家乡到北京,进入解放军艺术学院,在校期间不断跳舞,也不断得奖,2010年大学毕业,进入院团,跳到首席,却选择了离开。至今为止的4年里,他跳过《沙湾往事》等优秀作品,登陆过广州大剧院、国家大剧院和美国林肯艺术中心演出。《大饭店》是他执导的第一部作品,凸显他对舞蹈的深入思考和全新尝试。


  记者:这个作品是对你多年舞蹈经验的突破吗?


  黎星:大家对舞剧可能有两个印象,一个是像《沙湾往事》这样的很饱满的东西,一个是现代舞看起来很漂亮,但不知道在讲什么。其实肢体是很有空间的,但这个空间应该是给观众的,我希望可以有戏剧把观众带进去,但剩下的应该还给观众,让他们自己去理解。所以就有了《大饭店》,有戏剧结构的铺垫,击中当下的人心,但表演手法是现代舞,这也是舞蹈剧场的概念。你看完之后会有收获,带着什么情绪离开都不重要。


 记者:这样做是为了接近大众吗?


  黎星:对我来说,舞剧不但只吸引专业观众,还要吸引更多的普通观众。舞蹈看起来是小众的,但根据我这五年演出的经验,我知道剧场有无穷魅力,当你走入剧场就是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,所以走进来看是第一位的。当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看舞蹈,愿意买票,就能支持到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参与创作,进而让中国舞蹈推新,所以如果能让大家走进剧场,我非常开心。通过一部作品不可能改变现状,但起码让大家知道有这么一个改变的方向,就足够了。


  记者:看不看得懂重要吗?


  黎星:我更愿意搭一座桥,但是通过这座桥,大家看到的故事真假都不重要,每个舞者都有自己心中的答案,那个答案不是标准的,观众的情绪和想象空间才更重要。生活不是教科书,有各种各样的可能,或许很久以后我们想起这些故事,觉得那是我多疑了,那样会更美妙和有意思。


  记者:突破的表达方式对舞者来说是挑战更大,还是自由度更大?


  黎星:不至于挑战很大。每个角色都是根据舞者的独特表达来塑造人物的性格,同一个角色由不同人来跳也不一样,但新的跳舞方式会让他们知道身体为什么而动,而不是根据故事的发生而动,因为你的感受、肢体的质感都是特别的,七个鲜活的人站在舞台上说我们的故事,让大家感受我们的生命力。就比如孕妇是真的孕妇,对腹中孩子的爱转化成许多能量,那种生命力是演不了的。


友情链接:重庆自考网